阴阴夏木啭王鹂

我的英雄学院,穿越变成绿谷出久了

在开往东京的火车上,绿谷引子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她的腿上枕着一个绿茸茸的脑袋。正是正在睡觉的绿谷出久。突然绿绒绒的脑袋动了一下,绿谷出久,慢慢爬了起来,绿谷引子也被绿谷出久引回了注意力。她微笑着看着绿谷出久说:“早上好啊。出久。”
绿谷出久揉揉惺忪的睡眼,展开一个微笑说:“早上好啊妈妈。咱们现在在哪儿呀?”
绿谷引子刮刮他的小鼻头说:“咱们现在在回东京在火车上?”
绿谷出久顿时想起了爆豪胜己那个小屁孩,不由皱了一下眉。
绿谷引子看了,以为他不高兴,便问:“怎么?你不想回东京?”
绿谷出久连忙摇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东京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地方而已。”
绿谷引子想了一下,微笑着说:“那是一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
绿谷出久不解:“回忆?”
绿谷引子点点头说:“那里有我许多的回忆。有开心的回忆,快乐的回忆,以及……”让人痛苦的回忆。
绿谷出久看她又深陷入自己的世界,担忧地抓住她的手:“妈妈。”
绿谷引子看向绿谷出久,看到了他脖子上的一个黑色的项环,这个项环并不是普通的项环,而是抑制个性的抑制环。戴上了这个抑制环,绿谷出久之前提前觉醒的个性就被压制下去,他也变回了之前的模样,跟普通的小孩一样。看到这个环,她就更加觉得对绿谷出久感到愧疚,虽然说是绿谷出久自愿的,可是在这个人人都有个性的社会,舍弃了自己拥有的个性,结果会怎么样?会受到周围的人的嘲讽,以及耻笑。而这些都仅仅是因为她自己的一己私利而已。
绿谷出久连忙转移话题:“啊,对了,妈妈你在东京有认识的人吗?”
绿谷引子怜爱地摸摸他的头说:“有啊,在东京里有妈妈的从小玩到大的幼驯养。”
绿谷出久想起来了,爆豪光己,爆豪胜己的妈妈。
说到爆豪光己,绿谷引子又记起了爆豪胜己,忍不住勾起唇角说:“对了,我记得你光己阿姨她还有个和你一样大的儿子。你还记得吗?”
爆豪胜己,化了灰他都记得。
绿谷引子笑着拍拍头:“哎呀,瞧我这记性,当年你离开东京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怎么可能记得。不过这下好了,你终于有一起玩的小伙伴了。不用再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了。”
不,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宅在家里,也不愿和那个小屁孩玩!绿谷出久内心咆哮着。
说来,绿谷出久来到这个世上已经四个年头了,前世他是个17岁的女高中生,现在算来看看,她都已经21岁了,是个成年人了。如果又遇到爆豪胜景那个小屁孩的话,咋得记住一句话。咱们是成年人,才不要跟他那个小屁孩斗气呢。哼哼就是这样。
突然车里响起一个悦耳的女声:“东京站到了,请乘客们下车。”
绿谷引子不知为何突然间觉得有点紧张了。她抓住出久的手说:“出久,别害怕啊。”
绿谷出久无语。在心里默默的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害怕,害怕的是你。”可终究没有说出口,毕竟不能拆母亲的台是不是。否则忒不厚道了。
绿谷引子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拉着绿谷出久下了列车,刚下车,她就听让人怀念的声音:“引子。”
绿谷引子看向声音的来源。绿谷出久朝着他看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站着一个金色短发的女人,女人手里拉着一个小孩。也是一头金色的短发,那发质看起来很硬的样子。嗯,就像刺猬一样。
绿谷引子略带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女人不可置信的说:“光己?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爆豪光己扬起一个自信的微笑,拉着那小孩过来,说:“哼哼,世上哪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当年你离开也好,现在你回来也罢,我都是知道一清而楚的哦,别忘了我可是干什么的。”
绿谷出久好奇,你是干啥的呀?怎么这么神通广大?
绿谷引子笑了,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她擦去眼泪说:“对呀,我怎么忘了,你是个侦探啊,我的行踪你自然能掌握的一清二楚。”
绿谷出久不可思议地看着爆豪光己,不会吧,这么火爆的阿姨居然是个侦探,要知道,在他的心中,侦探一般都是那种,嗯,怎么说呢。如果不是年少轻狂的少年,那就是一定是又贪财又贪色的老头子。没想到这么火爆性感的爆豪光己阿姨竟然是个侦探。果然世界无奇不有啊!
绿谷出久又注意到了爆豪光己拉着的小孩。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家伙肯定就是哪个小屁孩,爆豪胜己。
那个小屁孩也在打量他。看到他看过来。皱起两条眉毛,露出一个‘你找死啊’的不符合他这个年龄的表情。
绿谷出久汗,怎么这个家伙就没有变过呢?
爆豪光己也注意到了绿谷出久。微微弯下腰,撑着膝盖,对绿谷出久说:“嘿小家伙,我猜你一定是出久是吧。”
绿谷出久心里暗想“你这不是废话吗?跟在我妈身边的不是我还能是谁呀?”不过脸上却摆出一副懵懂的表情,故作不解的问她:“阿姨,你是怎么知道的?”
爆豪光己很明显,很喜欢绿谷出久这样的乖小孩。连表情都变得温柔了不少。她伸出手揉揉绿谷柔软的头发说:“因为阿姨,能听到别人的心声啊,所以知道你就是绿谷啊。”
绿谷出久心里“我呸,还听到别人的心声,那你听到我现在在嫌弃你的心声吗?”不过脸上还是摆出一个四岁小孩应该露出一个非常崇拜她的表情:“真的吗?阿姨,你好厉害啊!”
爆豪光己看着可爱的绿谷。抬头认真地问绿谷引子:“引子,要不你把绿谷给我吧。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绿谷引子笑着摇头:“那可不行,另一个是我的心头宝,我怎么可以把他给你,而且你不也有一个吗?”说完看向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一脸不耐:“哈!?”遭到了爆豪光己的一记暴栗:“胜己,你怎么可以对绿谷阿姨这么的无礼。”
爆豪胜己抱住自己的头,想哭不哭地对爆豪光己吼道:“你好啰嗦啊,死老太婆。”
爆豪光己也是一个一点就炸的炮仗,直接上手揍:“你说什么?你个小兔崽子。”
绿谷引子看这两母子准备在车站前打起来了,连忙阻止道:“好了好了,你们一人少一句,吓着出久了。”
绿谷出久觉得这原来就是。躺着也中枪啊。不过既然他妈妈都说出口了,那他只好配合他妈妈。做好这一场戏。
只见他,露出一个害怕的表情,畏畏缩缩的躲在母亲的身后,露出小半张脸,来看快要打起来的两个,那一个叫委屈,让人觉得心都化了。
母子俩看到了,也真的不好意思继续闹下去。
爆豪光己更是蹲下身去,温柔地对绿谷说:“出久不怕,只是跟哥哥开开玩笑而已,你可千万不要害怕哦。”
绿谷出久,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相信地问:“真的?”
爆豪光己肯定地点点头:“真的。”
绿谷出久露出一个治愈的微笑:“那真是太好了。”心里却默默吐槽,“我好想吐,怎么破,这根本不是我的风格啊。”
爆豪光己见哄好了绿谷出久,才站起来,对绿谷引子子说:“咱们也不要傻站在这里了,我已经给你找好了房子。”眼看绿谷引子一脸愧疚地。正张口想说什么?就被她打断了:“不准说,不好意思,不准说麻烦你了这些话。咱们可是幼驯养啊。”
绿谷引子无奈。只好说:“谢谢你,光己。”
在搭车去爆豪光己口中所说的房子路上的时候。绿谷出久被外面各种欧鲁迈特等各种广告吸引住的眼睛。
哇~这里是天堂吗?不是的话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他崇拜的英雄的照片在这里!
爆豪光己从后视镜看到了后座的绿谷出久这一双大眼睛闪闪发光的看着外面。便笑着问:“出久你在看什么呢?”
绿谷出久笑着大声回答:“我在看欧鲁迈特!实在是太帅了他。”
爆豪光己惊讶的说:“你也喜欢欧鲁迈特啊。”
绿谷不解:“也?”难道你也喜欢?不会吧。
爆豪光己笑着说:“胜己很喜欢欧鲁迈特。真好呢,你们喜欢的都是同一个偶像。”
绿谷出久惊奇地看着身旁板着一张臭脸的爆豪光己,居然是他,看他一副。看不起天也看不起地的样子,我还以为他啥都不喜欢,想到他也喜欢欧鲁迈特!“真的吗?……”怎么叫他呢。像光己阿姨那样叫他胜己。嗯感觉太疏远了。嗯,有了:“小胜。”
爆豪胜己直接炸毛了:“哈!?你叫我什么?”
绿谷引子也觉得绿谷出久不对:“出久,胜己,他是你哥哥,你不能这样子喊他”
爆豪光己倒是觉得无所谓的:“啊哈哈,没关系啦,他们两个是同一天出生,不过是我家的臭小子,比你家的出久要早出生几个小时而已,而且你看我家臭小子哪有哥哥的样,出久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好了。”
爆豪胜己咆哮道:“哈?你说什么,老太婆?”
爆豪光己也炸了:“你再说一遍,你这臭小子。”
绿谷引子无奈,这两母子的脾气真是一模一样啊。

作者有话说,大家如果想看我的小说的话,请到晋江搜索嗯,题目就可以看到了。免费的哦。

《 轰出胜》穿越成绿谷出久。

私设如山,不喜勿进。下章 幼驯染登场。

在那之后,绿谷引子便带着绿谷出久在s市住了下来。并很快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绿谷出久也很乖,平时她去工作的时候,他就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看电视啥的。在电视里,他发现,之前在车站救他的兔耳朵壮汉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原来他的职业是英雄。怪不得绿谷出久见到他第一眼的时候还以为看到了前世经常看到的超人。浓浓的美漫风。不过英雄可以当职业的呀,嗯。绿谷出久决定把它记入自己的小本本里。
再通过对这个兔耳朵壮汉,别人口中的和平的象征欧鲁迈特的深入了解后。绿谷出久又再一次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一种设定,那就是职业英雄,听到这个的时候,绿谷出久的第一反应就是,我靠,打架可以当正业啊!第二个了解到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设定,便是个性。所谓的个性,用绿谷的话来说,也就是前世常听到的所谓的超能力。而且在这个世界,拥有超能力不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情。几乎人人都有各种不同的超能力,而个性觉醒一般都在人的幼年时期,四岁左右的时候会觉醒,绿谷出久再一次把这些记人他的小本本里。绿谷出久边记边想,这个世界的设定简直就是中二病的天堂啊!
之后绿谷又意识到。如果说人人都有超能力的话,那岂不是说我也有超能力?然后他就开了一个脑洞,假如他拥有超能力,他会做什么?想了好多好多之后。绿谷出久的脑海里突然浮现欧鲁迈特在把他从敌人手里夺过来时说的那一句话。嗯,果然很帅。假如他有超能力的话,嗯,大概很想成为像他那样的人吧。他凝望着电视中那个伟岸的身影。他扬着微笑,铿锵有力的说道:“已经没事了,你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听了这句话后,绿谷出久漂亮的绿色眼睛泛出了好看的光芒。果然他也想像他一样那么帅气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呀。
于是绿谷出久开始期待,期待自己能早日觉醒个性。然后能挺直自己的胸膛,像那个人一样,铿锵有力的说着:“已经没事了,你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绿谷引子开始注意到绿谷出久对no.1英雄欧鲁迈特的崇拜。可绿谷出久,越是如此。她就越不安。如果出久这个性遗传了那个人的话……不,不,她宁愿出久没有个性,也不愿意要出久继承那个个性。
之后绿谷引子,有意无意地开始注意起抑制个性的方法。她原本想现在绿谷出久还小,她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在绿谷出久觉醒个性前,找到抑制个性的方法。可意外发生了。
绿谷出久的个性觉醒提前了。在绿谷三岁的时候。他的觉醒提前了。
那天下午。他睡醒午觉。用手揉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时。觉的手上好像长了什么硬物,磕到自己的皮肤疼疼的。张开眼,把手伸到眼前一看。发现自己的手背上长出了一些鳞片,再看手指。变得又细又尖,指甲也长长了。像野兽的利爪一般。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睡醒一觉我的手变成这样?他连忙找来镜子。
镜中的人原本的漂亮的绿眼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金色的眼眸,瞳孔是坚状形的,像蛇的眼睛一样。然后在他靠近头发的脸颊处,也长出了一些细细密密的鳞片。
绿谷出久捧着镜子看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啊,原来他这是个性觉醒的呀。虽然说一般是四岁觉醒。但也有可能提前在四岁之前觉醒或者推迟在四岁之后觉醒,而他属于前者。
不过他这个个性算啥呀。怎么长得像蛇呀,但是好像比起蛇,又多了点什么?嗯,对,更像龙。哇__!绿谷出久双眼发亮。龙耶!好帅啊!一般天降神龙之子都是主角,好帅呀。感觉自己的中二魂在熊熊的燃烧着。
正当绿谷出久捧着镜子在臭美的时候。在门口的那边,传来了一声啪嗒的声音,他看向门口的方向,才发现,原来绿谷引子回来了。她站在玄关,旁边掉了一个装满了东西的袋子,刚才都顾着臭美。没注意到,她已经回来了,绿谷出久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扬着甜甜的笑。想绿谷引子小跑而去:“妈妈,我的个性觉醒了。”
绿谷引子并没有绿谷出久想象中的高兴相反,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直到绿谷出久小跑到她跟前。才发现她异于平常的表情。
绿谷引子的脸色褪去了平日的红润,变得苍白的像一张白纸一样。她瞪大的绿色的眼眸。看着绿谷出久。嘴里像魔征一般不断的重复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绿谷出久担忧的看着她:“妈妈?”说着。他伸出布满了鳞片的手抓住了绿谷引子的裤腿。也是这个动作。彻底击溃了绿谷引子的理智。
她尖叫着,用手掐住绿谷出久的脖子用力地把他摁在地上。绿色的瞳孔旁布满了血丝,嘴里还叫喊着:“给我滚出出久的身体,快消失吧,快消失吧!”
绿谷出久没想到绿谷引子突然会有这么激动这反应,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掐住脖子摁在了地上。他用力瞪着小短腿踢着绿谷引子的肚子,希望能让她恢复理智。可魔征中的绿谷引子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唤醒呢,她用力掐着出久的脖子,似乎现在,被她掐住脖子摁在身下的不是她的儿子而是别人。
绿谷出久想用手去抓绿谷引子的手。可他记得他的手现在是野兽的利爪,如果现在抓住绿谷引子的手的话,她会受伤的。这样想着,他就下不去手了。
随着呼吸渐渐变得困难,绿谷出久的脑袋也开始有点迷糊。就像一团浆糊一样。他想:我这是要被我这一世的母亲亲手掐死的节奏吗?枉我中二魂熊熊燃烧,竟然要死在自己母亲的手上。
最后,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绿谷引子的衣袖。无力地喊道:“妈……妈。”
似乎这一声妈妈唤醒了绿谷引子。绿色的眼眸渐渐恢复平日的神色。然后她就看到被她的失控,几乎掐死的绿谷出久。看到绿谷出久脖子上鲜明的红色的手印时,她顿时整个人都慌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掉下。她把绿谷出久用力地抱进怀里,不停的唤着:“出久,出久,你醒醒,你不要吓我,你不要死呀,妈妈只有你呀,只有你呀!”
被她抱在怀里的绿谷出久的身体突然散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刚刚还在垂死边缘的绿谷出久,顿时就恢复如刚刚没有发生一切一样。连脖子上。刚刚被绿谷引子用力掐出的红印也不见了。绿谷引子咬住嘴唇,没想到,竟是这个性救了绿谷出久!
怀里的小人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畅,绿谷引子你也因此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皱起了秀气的眉。她刚刚如此失控,差一点,差一点就亲手杀了她的出久,以后她要怎么面对他呀!
绿谷出久醒来的时候,是半夜。他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心想:我不是应该到天堂去了吗?怎么会在家里呢?还是说天堂的样子就是家里的样子?然后他坐起来,打量了一番四周。确认这里是自己家之后。又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疼到自己的眼泪都出来了。才确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没死。哇哈哈,他没被他妈妈掐死,果然是主角的命啊!
说起妈妈,他连忙翻身下床,出房寻找他的母亲。刚走出房间,就看到绿谷引子正拿着一把剪刀,他的心里咯噔一声,糟了,难道说他的母亲以为他死了?要畏罪自杀了?这样想着,他连忙冲过去,趁其不备一把夺下剪刀,急吼吼地说:“妈妈,你这是要干嘛呀!”
绿谷引子一脸不解的说:“干嘛?剪个虾线。”说完还扬一扬手中拿着的一只大虾。
绿谷出久这才看到她面前摆着一盆大虾。顿时觉得脸红耳赤,妈呀,搞错了,好尴尬呀:“我还以为,妈妈你想不开,要,要自杀来着呢。”
换作平时,绿谷引子听了。或许会笑笑的摸着他的头说:“你这孩子在胡说些什么呢。”的,今天的绿谷引子不同,她垂下秀眉,低着头,闷闷的声音从下方传来:“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自我了断好了,我刚刚,刚刚,差一点,差一点就亲手杀了你……”
绿谷出久见她陷于自责之中无法自拔,连忙扔下剪刀,爬过去。托起绿谷引子的头,冲他扬起个甜甜的微笑:“妈妈,你别自责了,你看我现在不是都没事,刚才,说实话,我挺害怕的,差一点,我就以为我要被我自己的亲生母亲掐死,可最后你还是收了手,我现在之所以活着,不就证明了,你的心里是有我的,你刚刚所做的一切,只是一次意外,既然是意外,那我们为什么要把它记住呢,我们就让它像粉笔字一样被擦掉就好了。”
绿谷引子瞪大了眼眸,看着眼前的和他长着一样的绿发,金眸的男孩。他明明才三岁,却懂了那么多的事情,是一个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孩子。她想着。眼睛又再次涌上热浪,她一把把绿谷出久抱进怀里,最后还是说出了那一句自私的话语:“呐,出久,我们不要这个个性的好不好。我们不要它了好不好?”后半句近乎哀求。
绿谷出久虽然身体上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可他的思想像却是一个接近成年人的高中生。知道不要了这个性代表什么?在这个超人社会之中。没有了个性,代表着弱者,代表着无能。绿谷引子想必也是明白这一点,既然如此。她还是要他放弃这个个性。这就说明。她真的不希望他有这个性。
绿谷出久心里默默哀悼一下,今日下午自己燃烧了好一会儿的中二魂。小小的手抱上母亲瘦弱的背部。轻轻地“嗯。”了一声。
绿谷引子没想到绿谷出久会答应的这么干脆,她放开绿谷出久。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小小的包子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情愿,不确定的再一次说道:“你明白吗?放弃个性的意义?”
绿谷出久笑着点头:“我明白,在这个超人的社会,没有的个性,我以后的路可能会很难走。”
绿谷引子咬住嘴唇:“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为什么要纵容她的任性?
绿谷出久甜甜的笑着说:“因为你是我的妈妈呀,你是我的妈妈,所以你不会害我的。”
绿谷引子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低着头,小声的抽噎了起来。出久,对不起!要你答应我如此自私的要求。
绿谷出久张开自己小小的怀抱。抱住绿谷引子的头颅,小手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绿谷引子的背,他想了一下,突然笑着说:“已经没事了,你问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绿谷引子瞪大眼眸,这句台词,她听过无数次。在那电视上。经常能听到欧鲁迈特,扬着灿烂的微笑,铿锵有力地说着这句话。如今。她三岁的儿子。抱着哭泣的她。微笑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仿佛在他身上可以看到。那个no.1英雄的模样。啊,啊,他就是英雄啊。她的小英雄。是上天派来拯救她的英雄啊。

《轰出胜。》穿越变成了绿谷出久

巨型ooc。私设如山。不喜勿进。

虽然江南雨还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她穿越了。且还穿越到一个婴儿身上。而且这个婴儿还是个带把的。接受了现实的江南雨大哭了一场。连带着旁边的破小孩也哭了一场。直到双方的妈妈进来一人抱起一个熊娃子。她才止住哭声。
她睁大眼睛看着温柔的抱着她的绿发女子。心想:啊,这个人以后就是我的妈妈了,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复杂。而且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也不过20岁左右。放在前世,当她的姐姐还差不多。这么年轻就生了一个孩子?而且为什么不见我在这个世界的爸爸呢?种种谜团困扰着江南雨。可是小孩的身体撑不住她的思考。很快,她打了个呵欠,歪着头就睡了过去。
旁边的金发女子还在哄着大哭不止的婴儿,看着旁边绿发女子怀里已经睡着的孩子。羡慕地感叹道:“你这孩子可真够听话,一哄就不哭了,现在又睡了,不像我这个兔崽子,怎么哄都哄不停。”
绿发女子略带抱歉地说:“真的很对不起,如果刚刚不是我的孩子,先哭起来的话,你的孩子也不会被感染到,也不会哭得那么厉害,真的很抱歉。”
金发女子说:“哎,这跟你的小孩有什么关系?明明是我的兔崽子他娇气,动不动就哭。”她的话虽是这样子说,但他手上的动作却轻柔的像对待一件易碎品。她哄着小孩,又问绿发女子:“引子,你想过给孩子取什么名了吗?”
绿发女子摇摇头:“没有,我曾经以为这个孩子是不会来到这个世界的,可他已经来到了,我就不能不管他,毕竟他可是我10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啊。”
金发女子知道绿发女子惨痛的经历听了绿发女子的这一番话。她觉得既难受又为她感到开心。心里很不是滋味。毕竟孩子是无辜的。
她见气氛有点尴尬,连忙转移话题:“我已经给我的孩子取了名,叫胜己。爆豪胜己。”
绿发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怀中的孩子的身体,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那我家的孩子就叫出久吧,绿谷出久。”
金发女子听了觉得很好。便笑着说:“这是一个好名字啊。”
而在睡梦中的江南雨,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绿谷出久。但她知道自己叫绿谷,出久的时候就在想,咋叫这么难听的名字呢。不过是妈妈取的,不好听也得认了。
然后绿谷出久,印象最深刻的莫不过是那个叫做爆豪胜己的破小孩,真是一个又暴躁又凶残的臭小孩。两个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天把他俩放在一起啊,要知道那个破小孩一到他旁边就欺负他。他其实是可以还手的,又不是看他是个小孩,他早就把他揍哭了,哼。我的心理年龄和你这破小孩不同,我才不跟你计较呢。(即使是他太瘦小了,打不过相对于他较为强壮的爆豪胜己。)
不过有一件是绿谷出久,觉得特别的奇怪。就是,为什么他在这个世界的父亲从来没有出现过?搞到他又开始脑洞大开。难道说我的妈妈是未婚妈妈。所以才没有爸爸!还是说我妈她是一个带球跑的。就好像现代小说那些什么嗯,嗯,什么《总裁妻子带球跑》啊,那些类型狗血情节。不会吧。
虽然爆豪胜己很惹人讨厌。但他的妈妈爆豪光己却是个好人。特别疼他。比疼爆豪胜己还多。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那个爆豪胜己就整天欺负他。绿谷被欺负的时候就咿咿呀呀地对爆豪胜己说:“我可爱,我惹人疼,怪我咯。”不过这些日子没有持续很久,一天夜里。绿谷引子到育婴室抱出了绿谷出久。离开了医院。搭上了离开这个城市的列车。
绿谷出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而自己的母亲正抱着她坐在座椅上侧头看着窗外。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眸里盛满了不舍与未知的哀伤。她发现绿谷出久醒来了,便转过头来看着在怀里睁着同样的一双绿色的大眼睛看着她的绿谷出久,扬起一个苦涩的微笑:“对不起呢,出久,让你和胜己分开了,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不能留在这个城市。”
辟谷初九表示无所谓,谁要跟爆豪胜己那个破小孩在一起呀。不过呢,他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他的母亲说她不能留在这个城市?到底这个城市有什么问题吗?嗯~好好奇呀。
列车到站的天都还没亮,宝蓝色的夜空中还挂着稀稀几颗星星,绿谷引子抱着绿谷出久下了车。正准备离开车站的时候。突然。天花板发生一阵震动后没有了动静。正当大家以为只是普通的地震时,天花板突然爆裂。塌了下来。
绿谷引子一慌,连忙把绿谷出久一手护在怀里。一手用纤细的手去撑要掉下来的石块。
绿谷出久慌了,撑啥呀你撑得住吗?还不赶紧跑你这笨蛋女人。可是呢,那快要掉下来的石块并没有掉下来。而是浮在了半空中。绿谷出久看的一愣一愣的,我靠,这是什么灵异现象吗?
只见绿谷引子咬着嘴唇。一副很吃力的模样。她想移动自己。让自己离开,要掉下来的石块下方,可因动用个性让石块浮在半空中的原因。让她无法移动。而且她的怀里还抱着绿谷出久。她心想:“至少要让孩子活着。”便又动用个性。把绿谷出久送离危险的区域。
绿谷出久看着自己浮在半空中离开了绿谷引子的怀抱,而且越离越远,觉得很不可思议,我看我的妈妈还是个超能力者!好帅呀。
绿谷引子看着绿谷出久越来越远。正想放下石块时,却看到了绿谷出久离开的方向。出现了一个身躯庞大的怪人时。瞪圆了眼眸。那个是怪人,在出久离开了那边那个方向。糟糕,出久有危险!
确实绿谷出久是有危险,他浮在半空中离开的时候。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个身躯庞大,长相可怕的巨汉抓住了。他用两根手指拈着他的襁褓。把他吊在半空中,长得极为可怕的脸,慢慢靠近绿谷出久:“哎,这里有个娃娃。”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颤抖。哎呀妈呀,这人太可怕了,他长相也可怕,说话也可怕,那丫嘴里面的牙齿太尖了,它会不会咬我呀!就好像电视那些变态杀人狂喜欢吃小孩一样,呜~好可怕呀!
正当绿谷出久脑洞大开的时候。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把他从长相凶恶的怪人手上夺过。一阵天旋地转。绿谷出久跌进了一个长满了强壮肌肉的怀抱里。他抬头一看。觉得抱着他的男人长得好像复仇者联盟中的美国队长。而且还是强壮版的。头上的两根黄色的头发。让人忍不住想到了兔子的耳朵。哎呀妈呀。壮汉兔耳朵,好惊悚的搭配,好辣眼睛的画面啊。
兔耳朵壮汉,扬着一个可以看到洁白牙齿的笑容,大声地铿锵有力地说道:“不用担心了,为什么,因为我来了!”
绿谷出久:好中二,但是觉得他好帅气,该怎么破?
那个刚刚捉住他的怪人,看到了兔耳朵壮汉,冷冷一笑说:“果然来了啊,欧鲁迈特。 ”
兔耳朵壮汉,也就是那个怪人口中的‘欧鲁迈特’依然保持着刚刚的那个微笑。绿谷出久忍不住出戏地想。emmm,他的腮帮子不疼吗?:“对呀,我来了,来制止,你这罪恶的行为。”
怪人似乎生气了,他扬起那个粗壮无比的拳头向欧鲁迈特冲来:“去死吧,欧鲁迈特。”
欧鲁迈特也不躲,抱紧了怀中的绿谷出久。用另外一只空着的手。与怪人迎战,“澎!”的一声巨响。带着一股极为强烈的风压吹向周围,把周围落下的落石都刮了起来。
绿谷出久,心想:“如果不是这个兔耳朵壮汉抱着我的话,可能我会被吹飞的,不过真的好帅呀!好酷啊你。”
其实绿谷出久在前世也是一个深陷中二无法自拔的少年。如今他在前世中,只能靠幻想才能得出的场景在他面前真真实实的上演,他怎么能不激动?他两眼仰望着抱着他的兔耳朵壮汉。好帅呀!
对面的那个怪人经不住兔耳朵壮汉的一拳被打飞了。留下兔耳朵壮汉和被他抱在怀里的绿谷出久待在原地。
看到敌人被打飞后,兔耳朵壮汉才松了一口气,又看到怀里可爱的孩子正两眼发光的看着他,不由心里一软,逗逗他:“怎么啦?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绿谷出久,握着小拳头,咿咿呀呀的说着‘你好帅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偶像!’
可惜欧鲁迈特听不懂婴儿语,看到这孩子乖巧,遇到刚刚那么可怕的事,也没表现出多害怕的样子。他不由问:“你就不害怕吗?”
绿谷出久说‘不害怕,一点也不害怕。’
虽然他听不懂,但欧鲁迈特想,这个孩子以后一定是一个不可多得人才。不过他为什么会被敌人抓住?难道?他的父母已经遭到了敌人的毒手?这样想着,他不由问:“你这小家伙为什么会被敌人捉住?难道你的父母已经遭到了敌人的毒手?如果是这样的话,要不我收你当养子好了。”
绿谷出久听了愣了。这是个兔耳朵壮汉,还是想收养他吗?那可不行,他可是有妈妈的。
欧鲁迈特见他不回应,便不如有点坏心眼地说:“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哟。”他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的孩子,你,你这个坏人,快把我的孩子放开。”
欧鲁迈特转身,看到一个绿发的女子站在他身后不远处。虽然浑身都在害怕地颤抖着。但仍勇敢地直视着他:“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欧鲁迈特有点失望,什么嘛,原来是孩子的父母还在呀。但他又很快否定这个想法。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呢?欧鲁迈特。这孩子的父母既然还在,那你应该高兴才对。毕竟世上又少了一件令人哀伤的事情。
欧鲁迈特打起精神,对女人说:“别误会,我不是坏人,坏人已经被我打跑了,这个孩子是我从坏人的手里救下的。”
绿谷引子刚刚太过紧张,没有看清抱着她的孩子的人的模样,现在看清后发现原来是no.1 英雄,欧鲁迈特。清秀的脸不由一红。天哪,她居然把no.1英雄当成了坏人。太失礼了。
她连忙抱歉道:“对不起,欧鲁迈特,我刚才把你认错了,以为你是坏人,真的好抱歉。”
欧鲁迈特摆摆手说:“没关系啦,认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刚刚才经历了那么一场可怕的事情,但是现在没事了,为什么呢?因为我来了。”他说出他的名台词。要他怀里的绿谷出久双眼的光又上升一个程度。这句话好帅呀,好想有一天他也能说一说这么一句话!
最后欧鲁迈特把绿谷出久交回给绿谷引子,万分不舍的看了绿谷出久几眼后。才默默离去。
他走后,绿谷引子抱紧了怀里的绿谷出久。明显有点惊魂未定:“差一点,差一点我就失去了你呀,出久。”她这样子说着。漂亮的绿色眼睛缓缓溢出泪水。一颗一颗的砸在了绿谷出久的小脸上。绿谷出久急了,伸着小手想去擦掉绿谷引子脸上的泪水。绿谷引子看到他。这暖心的举动,不由觉得心里一暖。把绿谷出久抱得更紧了。她想,没关系的,只要出久在我身边,那一切事情都会迎难而解的。哪怕离开了所有人。她也能带着绿谷出久继续生活下去。没有人能从她的身边抢走绿谷出久。一定。

穿越变成了绿谷出久。

私设如山,不喜勿进
一,醒来。
江南玉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还没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一个声音:“啊!好可爱呀!”嗯,我的房子里面怎么会有其他人?难道是小偷?想到这样江南雨连忙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罩罩里面,嗯~怎么说呢,就好像那个什么,嗯,温室花园一样的东西,对没错就是这样。那么问题来了,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难道她被绑架了?
这样想着,她伸出手想去触碰这个罩着自己身上的罩罩。可刚伸出手,她猛的发现。她的手变得又短又小,就好像是一个婴儿的手一样。难道她变成了婴儿?想着她又立马摇头,想把这荒诞的想法摇出脑袋外。怎么可能你脑洞开的太大了吧,江南雨。一定所有的都是错觉。她自欺欺人地想着,又伸手去触碰那罩罩,却发现那只婴儿的手真的是太短了,碰不到。反而引来了旁边一直在观察她的两个女人的特意压抑着的声音:“啊,好可爱呀,他是天使吗?”
不不,他们肯定不是在说我。肯定是在说别人,嗯,没错,肯定是在说别人。
虽然她是这样子想,但还是忍不住往女人那边看去。只见在那个罩罩外面还有一个窗户。那里站着两个身穿病号服的女人,一个长着一头柔顺的绿发,看起来十分的温婉的一个美丽的女子,而另一个是长着一头金色的短发,看起来十分强势,但又很性感的一个女子。不知为何,江南雨在看到绿发女子的时候,觉得心里一软,这是为什么呢?江南也说不清楚。
不知是不是江南雨的错觉,她总觉得绿发女子看她的时候的眼神特别柔软,而且还似乎夹带着一丝忧伤。
金发的女人看着绿发女子看着她的样子。微笑着说:“看来这个孩子很喜欢你。果然是母子俩啊。”
绿发女子扬起一个微笑,这个微笑温柔又无奈让江南雨看了,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绿发的女子在忍受着巨大的悲伤,哪怕是如此,她也不愿意在她面前展露出她的忧伤:“对呀,他是我的孩子,不是别人的,是我的孩子。”
江南雨蒙了,不会吧,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我可已经17岁了哟,是一个正宗的女高中生。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呢?我妈可比你老很多勒。你这样子当我姐还差不多呢。但是。现实一次一次的打击着她,她看着自己小小的手。和小小的脚。心想:“哈哈,这肯定是上天在跟我开玩笑,啊,我知道了,我肯定是在做梦啊,只要睡醒就好了,嗯,那么就晚安吧。”
家里想着她闭上眼,准备继续睡过去的时候。旁边的罩罩传来了一阵震天的哭声:“哇啊啊啊啊啊!”
吓的江南雨她一愣一愣的。连忙转头过去看,发现在她旁边的罩罩里面也躺着一个有这小手小脚的小孩。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小孩长得很像外面那个金发的女子。
金发的女子看到了小孩哭,有点慌了摇着绿发女子说:“怎么了?我家儿子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绿发女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慌了,说:“我们赶紧把护士叫来吧。”然后两个人就跑了。留下江南雨一人面对着那个哭的震天动地的破小孩。
江南雨无奈的看着那小孩。这破小孩,要是他再这样子哭下去,我肯定睡不了,我肯定不能从梦中的醒来,嗯,不行不行,我得让他停住。
这样想着,她挪动着小小的身体,靠近罩罩,敲了敲那个罩罩的墙壁,以引起旁边那个破小孩的注意。
破小孩注意到她,转过头看向她,她语重心长地想劝他安静一点,不要哭了的。可现在她就是一个婴儿,能说啥呀。出了口讲的都是:“咿咿呀呀”的。
那破小孩似乎是听懂了。两条还没长齐的眉毛一皱。露出了一个和她年龄完全不相符的凶恶表情。仿佛在说你是不是找死呀。
江南雨也没想到他会听懂她的话。更没想到一个小孩子,一个婴儿居然可以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我靠啊,这梦境实在太真实了,怎么破?我好想回去啊。
这样想着江南雨又缩回去。闭上眼要睡过去。可旁边的小孩不依了。见他缩回去。又哇哇大哭起来了。江南雨表示生无可恋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到近。病房的房门很快就被人推开。一个年轻的护士小跑进来,掀开罩着那小孩的罩罩。把那小孩抱起来。温柔的哄着:“哦,不要哭了,没事了,没事了。”那小孩哪是这么好哄的货色?只见这护士越哄他越哭,呵呵!你这小子真是有够可以这么漂亮的姐姐哄你,你还在这里哭,哼!
江南雨这样想着。又看到那破小孩向她这个方向伸手,似乎是要靠过来一样。
那护士看到了,立马就反应过来:“原来你想和你的小伙伴一起玩呀”然后,她就抱着那个破小孩往这个方向过来了。江南雨心底哀嚎:“不,你不要过来,住手,不对,住脚啊啊!”
然后那护士掀开了她的罩罩,把那破小孩放到了她旁边,微笑着说:“这样你们就有伴啦,看你这小孩多开心呐。”
江南雨:不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
再看这破小孩。刚躺到她身边,就对她动手动脚。一双脏手直接掐上她的脸颊。让她吃疼,尼玛,真是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是吧。这样想着,江南雨伸手掐起了这破小孩的脸,一旁的护士笑得特别温柔的说:“哎呀,你们的感情真好啊,好可爱啊。”
江南雨:哈!?这tm是哪门子感情好,你的眼睛是不是瞎?来来我抽你一巴掌,我对你感情特别好。
站在窗外的两个女人看到两个小孩的互动,觉得心里软软的:“真好呢。”绿发女子含着笑说道。
金发女子也点头附和:“可惜你家孩子是个男孩子,如果是个女孩该多好啊那我们就可以给他们定下娃娃亲了。”
江南雨无意听到了男孩子三个字,难道说现在她身上的这个身体是带把的?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低头看一下身上穿着的开裆裤。还真是看见了一块多余的肉。她捂住裆部,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wtf,她变成男孩了。一个正值青春年纪的女高中生,竟然变成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个婴儿,这个梦也太可怕了,不行不行,我要快点从梦中醒来。
这样想着,她闭上眼,又准备睡去,可旁边那破小孩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掐着她的脸,一直不让她睡。她一急。眼泪就跑出来了。随后就哇哇的大哭了起来。那破小孩没想到她大哭,愣愣的看着她哭,过了一会,他也跟着哭了起来。两个小孩就这样子在一张育婴床上,面对着面对哇哇大哭起来,可急坏了,在窗外的两个女人。咋咋回事啊,刚刚不是还很好的嘛,怎么又哭起来了?
江南雨哭是因为她不能再自我欺骗了,这个不是梦,是真实的,她穿越了,而且还穿到一个婴儿身上,而且还是这个婴儿,还是一个带把的,不要啊,不要这样子对我呀。你让我一个钢铁直女怎么活下去呀!我还没交过男朋友啊!我连耳洞都还没打过了,虽然我以前糙的是像个汉子一样,但也不代表我想当一个男人啊啊啊!

刀剑乱舞

我要开坑。就是这样。嗯嗯

末日審判(五)

[cp]殺戮的熾天使
無法退出遊戲,無法離開這‘末日審判’的板塊,這兩者限制了玩家們的自由,讓他們不由得焦躁起來。有人在叫囂著:“餵!到底是怎麼回事。有沒有人來理理?”可,無人應他。
妖狐妲己看到此情此景,不由擔心看向無憂,無憂她皺起好看的秀眉,這該怎麼辦才是最好?
正當所有人都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待末日審判的時候,天上會下起四十个晝夜的雨水,雨水落在地上,日積月累,化為滔天的洪水,人們唯有乘上諾亞方舟,方得逃過一劫。”隨著這好聽的聲音,一個身長六翼,穿著金色盔甲,泛著神聖光芒的絕美男子慢慢出現在半空中,眾人皆被這一男子的出場所驚豔到。無憂也是,不過她很快就回過神來,這個男子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實在是太詭異了。
男子微垂美目,居高臨下地看著地上眾人,語氣清淡“吾名米迦爾,乃是熾天使之首,今日,汝等來到此地,可是已經做好準備接受末日審判。”這可不是什麼疑問句,而是非常肯定的肯定句。
底下的眾人總於回過神來,有人在竊竊私語:“這是米迦爾?大天使米迦爾?哇!這遊戲里的遊戲角色做的也太豪華了吧。”
被評論的大天使不悅地皺起了俊眉,他閉上美目:“喧囂。”然後六翼中的其中一翼緩緩展開,在眾人的驚歎中,慢慢舉起。
無憂的第六感非常強,她驚慌地對妖狐妲己和小不點説:“你們快躲到我身後。”小不點不解:“為什麼呀?”
無憂説:“沒時間解釋了。”小不點和妖狐妲己从未見過她這麼激動,便听她的話躲在她的身後。
那漂浮在空中的神聖而美麗的熾天使的雙翼一震,万支羽箭齊發,狠狠地射向底下眾人!
底下眾人始料不及,一時間,手忙腳亂,連趕緊張開防護都忘記了。
唯有無憂,她在羽箭射出的那一瞬間張開了結界,防衛可是法師的長處,雖然無憂是個潛水的小透明,但並不代表她是個遊戲白癡。
身前被射中的人倒下在她的面前,以往在遊戲中陣亡的玩家都會回到泉水,可是這次不同了,無憂看著那人捂住被射中的地方苦苦掙扎,在那手指的縫隙漏出的是刺目的紅色。妖狐妲己驚恐地握緊無憂的纖细的肩膀,用力之大,讓無憂不由吃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退不出遊戲,離不開這個版塊,現在還出了个自稱熾天使的傢夥來攻擊我們,而且那些受到攻擊的玩家還像在現實中受到傷害一樣在流血,夠了,我受夠了。”說完埋在無憂的肩膀上小聲地啜泣起來。
無憂不語,衹是垂下眉,然後抬起頭,看向空中的米迦爾,空中的米迦爾似乎察覺到有人在看他,緩緩轉過頭,与無憂對視。
無憂的性子是比較膽小懦弱的,与他對視的那個瞬間,她覺得一陣寒意从腳底升起,讓她渾身上下都起了雞皮疙瘩,被妖狐妲己握住的雙肩也不由微微顫抖。太可怕了。可是,哪怕是害怕,她也沒有退縮,倔強地与他對視著。
那高貴神聖的神衹默默地看著無憂,忽然,慢慢地勾起那一抹薄唇,形成一個詭異的微笑。
他收起羽翼,仍是居高臨下地對眾人説:“汝等可知,自汝等越過了那一扇大門,汝等已不是僅僅是一個玩家,汝等在這個版塊里所受到的一切傷害的疼痛,汝等都可以切身體會到,受的傷越多,疼痛便越多,如果,汝等在遊戲中死亡的話,那在現實中的,你們。”大天使神聖不可侵犯的面具緩緩剝落,他慢慢勾起一個詭異的微笑:“也會死哦!”
這一句話就像往盛著沸油的鍋里潑了一盆水一般,炸開了鍋,人群開始慌亂,有很多還不知道門口已經不能出去的人們紛紛跑去門口,意圖想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人們跑到入口,卻發現方才進來的入口早已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一面高聳入天的高牆。
邪笑的米迦爾看著圍牆下人們,緩緩説:“你們就別在這裡白費力氣了,想離開這裡的辦法祇有一個,那就是完全攻略這個版塊。祝各位能順利通關。以及,”殺戮的熾天使邪惡笑著説:“好好享受。”隨著話語的消逝,那漂浮在半空中的天使化為一片片羽毛飄落下來。
無憂剛撤掉結界,一片羽翼便掉落在她的頭上,她取下,若有所思地看著這羽毛。
早知道,我就不玩遊戲,當一個按時睡覺的好學生該多好啊,如今,想走都難了。[/cp]

末日審判(四)

[cp]二,被困在遊戲之中。
進入了‘末日審判’板塊後。無憂發現在這版塊裡已經聚集了很多很多的玩家。大概數數就在眼前的也有好幾萬人了,也對,這‘諾亞方舟’可是在全球有名的一個大型的感官遊戲,可以讓人們足不出戶卻可以感受完全与現實不同的世界。据統計,這‘諾亞方舟’的玩家遍佈全球,最新的統計人數好像是有100億人在玩這個遊戲,由此可知這個遊戲的規模之大。
無憂被妖狐妲己拉著在人群中穿梭著,不知不覺地到達了人群的中央。
無憂問“這麼多人為什麼要集合在這裡呢?是有什麼事情宣佈嗎?”
妖狐妲己聳聳肩:“我也不清楚。”
無憂歪歪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人群中不知是誰說了一句:“為什麼我退不出遊戲!”接著越來越多人都陸陸續續地發出“為什麼退不出遊戲。”的言語。
無憂微微皺眉,伸手去頭上去摘頭盔,卻發現無法摘除,她也無法退出遊戲!
她驚訝地看向妖狐妲己和小不點,妖狐妲己努力了一會儿也説“不行,摘不下來,可能是遊戲出了故障了吧。”
小不點也説:“還真是少見,‘諾亞方舟’竟然出現故障。”
可無憂不覺得是故障,从進來前心底便在彌漫的恐懼越發越濃,她對妖狐妲己説:“我們去入口去看看。”說著,拉著妖狐妲己就往門口去,妖狐妲己不解:“為什麼要去門口啊?”
無憂頭也不回地説:“我也不知道,總覺得,到了門口,事情或許會發生一點不同的改變。”說著說著,她們就來到了大門前。
無憂屏神靜气,慢慢伸手去觸碰那一層膜,那層膜被無憂推的,慢慢往外延伸。
可是,妖狐妲己驚恐地瞪大美眸“無法,穿過!”
無憂抿著唇,她總於明白了她心底里的恐慌是什麼了。
無法退出遊戲,无法離開這個‘末日審判’的板塊,難道真的是故障嗎?如果不是故障的,那就衹能是人為,若是那樣就更糟糕了,到底是誰要把這一百億的玩家困在這個遊戲之中!ta的目的是什麼?[/cp]

末日審判(三)

[cp]一,下部分。
一路上,無憂看到很多玩家都陸陸續續地往‘末日審判’走去。看來這‘末日審判’的試玩機會是整個遊戲里的所有玩家都有的吧。難怪,我就説像我這種潛水小透明怎麼會這麼倖運能獲得新版區的試玩機會呢。無憂自嘲了一下后,跟著其他的玩家前往‘末日審判’版區。
到了版區大門,無憂抬頭看了一眼大門上漂浮的四個大字。‘末日審判’。不知為何,無憂突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
再看前方大門。在兩面巨大的圍牆中間,開了一個大洞,那個高度,讓一個巨人通過都不難。可是不知為什麼,無憂她覺得心里一陣慌落落的。她不想進去,要不還是回去吧。
當她轉頭正想回去的時候。旁邊傳來了一個嬌俏清脆的聲音:“無憂無慮。”無憂無慮是無憂在遊戲裡面的名字。無憂轉過頭,循著聲音尋找聲源。
聲音的發源地是一個穿著暴露的美豔女子,她掛著嫵媚的笑容走向无优,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引來無數男玩家火辣辣的視線。
無憂看著對方走來問:“妖狐妲己,你也受到了邀請了。”
妖狐妲己慵懶地掛在无憂的身上説:“對呀,嗯,怎麼,你這小透明都收到了邀請,我就不能收到嗎?”
無憂説:“我不是這個意思。”
妖狐妲己笑:“好了,不逗你,我當然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啦。”
“無憂無慮,妖狐妲己。”一個雄厚的男聲从上方傳來,無憂和妖狐妲己很有默契地抬起頭,看到一個身高十米的巨人“嘿,小不點,你也來了啊。”
明明是个巨人卻取名叫小不點,無憂每次看著他都喊不出這個名字。
小不點説:“對呀,你們站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進去。”
妖狐妲己也説:“對呀,進去吧。”然後就拉起無憂的手往門口走去。
無憂:“我,不,”剛說完‘不’字時,她就已經被妖狐妲己拖著過了大門。
妖狐妲己歪頭問:“不?”
無憂無奈:“沒事了。”[/cp]

末日審判(二)

[cp]一,一切之始。
xx大學,在一間教室里,一群學生正在用全息投影出來的電腦上著課。
无优推了一下滑落在鼻尖的眼鏡,準備伸手去滑電腦的顯示屏時,顯示屏上彈出了一個窗口,无优微微歪頭,看了一眼窗口上的字,好友群。
好吧,她點開窗口,一點開就看到了,她的另外幾個小組的隊友正聊的火熱。
“聽說,‘諾亞方舟’最近又推出了一個新的區域,叫‘末日審判’。”
‘真的!?那我晚上回去就去看看。’
‘帶上我。’
‘要不我們组團去吧。’
無憂看了,抿唇一笑,手指在顯示屏上飛快地打著字‘你們去吧。我今晚還有作業要做。’
‘切,就知道無憂不會去。好吧。’
‘無憂,你啥時才有空和我們一起打一次遊戲呢?’
无优無奈地撇下眉‘非常抱歉。’
‘好吧,我們不勉強你了。’
晚上。
無憂總於做完了作業,她坐在椅子上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活動活動脖子,無憂突然想起今天上課時,組友們在討論的那個‘末日審判’,看看時間,還早,要不要上遊戲去看看。
她从櫃子里拿出了一個白色的遊戲頭盔,她坐在床上把頭盔戴上。
遊戲開啟,遊戲中的無憂慢慢地睜開眼。一睜眼,她就看到了眼前漂浮著的顯示屏的信息欄閃著紅點,她伸手打開,眼前的顯示屏便打開了一個信封。
上面寫著‘親愛的玩家,恭喜你,你獲得了一個可以體驗由‘諾亞方舟’最新推出的版區,‘末日審判’的首次試玩的權利。請您立即前往。’
無憂歪頭,嗯?不會吧,連她這個潛水的小透明也有免費試玩的機會。
不過,既然邀請都發來了,不去也是可惜,於是,無憂收起顯示屏便往‘末日審判’版區出發。
作者:一直想找個機會寫寫這種遊戲的小説了,這次總於寫了,謝謝大家的支持,小說會持續更新的。[/cp]

末日審判,文筆躺屍

[cp]公元2040年,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時代,因為全息投影與全身感官系統的誕生。
因為這些的高科技的誕生,人類邁進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時代。
有人問這些東西拿來做什麼呢?問得好,這些東西最開始用於遊戲之中,你可以全身投入在遊戲之中,能感受到觸摸到是遊戲之中里的一切一切,聲音,味道,觸覺,以及痛感。
而如今全息投影已經已經投入了大範圍的使用建築啊,室內裝潢啊,公園的景觀啊,都可以用全息投影來進行裝潢,進行投影。以達到人工裝潢的效果,但卻不需要像人工裝潢那樣需要花大量的時間來進行,全息投影僅僅需要按下一個按鈕便可以呀,一切的景觀加以改變。其便利性讓其快速投入了社會的應用。[/cp]